孙宇晨和被称为“骗子”的90后创业者

张爱玲说,成名要趁早,在币圈,这句话同样适用。

图片 1

关 注 币 圈 八 卦 爷   洞 悉 币 圈 内 幕 事

区块链仿佛给了90后一个全新的机会,一个实现阶层跃升、财富自由、成就事业的机会,哪怕前一秒还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穷青年,后一秒摇身一变就成了区块链大佬,与平日根本不可能见到的传统领域的投资人、大佬面对面地对话,被各大媒体争相报道,在名气和财富之间,享受着前所未有的快感。

过度自我营销后,青年创业者变90后「骗子」。

(不定期发放鲁糖果)

数字货币巨大的财富增值效应,硬生生地把这些不可思议的事情一一变成现实。

文 | 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 李晓蕾

但获得后再失去的感觉远远比未曾得到的挫败感要更加强烈,尝试过赚快钱的滋味,脚踏实地做事情似乎开始变得不那么重要,于是“割韭菜”也开始变得名正言顺起来。

孙宇晨以创纪录的3100万元,竞拍下第20次巴菲特午餐。很大程度上,这个举动帮助孙宇晨「出圈」。原本属于区块链圈的孙宇晨,如今被圈外大众争相了解:「孙宇晨是谁?」

图片 2

无论是久经沙场的互联网大佬,还是新进的90后小兵,在币圈这个人性放大器面前,吃相都往往无处遁形,只不过90后这个标签更自然而然地使他们处于聚光灯之下。

他身上有多重标签:锐波科技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陪我APP创始人,马云创办的湖畔大学首期唯一90后学员……

文|铅笔道

被薛蛮子称为秘密武器,有着“奇才”之称的朱潘,最近就“摊上了大事情”。

各种星光熠熠Title背后,是被怀疑「发空气币」、「割韭菜」的质疑声。搜狗CEO王小川更是曾在2014年中国企业家举办的一场对话中,称做数字项目的孙宇晨为骗子,「90后骗子」在很久之前就已经成了孙宇晨的标签之一,甚至有人称其为「币圈贾跃亭」。

“币圈这场动乱,或将印刻在2018年币圈年鉴上。

 朱潘深陷“跑路门” 

视频来源:中国企业家

3月初,ICO迎来熊市,数字货币SAY破发,多支投资人维权队伍举起大旗,矛头指向项目的实际负责人石一。

8月6日,朱潘被曝疑似利用ZJLT(终极账本)项目,通过挪用私募币投资、拉盘操纵币价的方式花式割韭菜,大量用户损失惨重,聚集在朱潘的公司维权。但朱潘并没现身,直接和维权者玩起了消失游戏。

各类创造噱头、自我营销的做法,在这位90后创业者身上,早已不再是新鲜事。回过头看,在近几年的互联网创业浪潮中,以孙宇晨;孙宇晨「前妻」、曾因在中国传媒大学开办情趣用品店而出名的马佳佳;先做电商、再做保健品微商的98年创业者「神奇少女」王凯歆;声称要拿出1亿分给公司员工的「超级课程表」创始人余佳文为代表的90后一代,都善于利用年龄优势为自己赢取高关注度,但年经带来的商业理解弱势,也极易成为他们的绊脚石。

在这些投资人看来,石一就是该币的幕后庄家,涉嫌操纵数字货币,圈钱欺诈。而且在此之前,其已经通过OCN、CNN、DATx三个数字币吸金超10亿。

维权者称,朱潘其实就是ZJLT项目背后最大的股东,但价格暴跌后就开始撇清关系,在约定好的时间并未兑现拉盘承诺,反而为了割满他想要的两亿筹码一直和投资者耗着,投资者被激怒,于是组队维权,势要讨个说法。

过度营销不应该成为年轻人创业的全部,与多位90后创业者有合作的某知名投资人曾对此评价:“年轻意味着他们跌的跟头比年长的人要少,年长的人都跌过了。这几个人都是先出了大名,然后他们的错误才被放大。他们错得并不一样,有的是宣传做得好,但没做成生意,有的是虚假宣传。给不出承诺却还说着玩,没能跟投资人妥善解决公司长期利益的问题。”

数支维权队伍中,包含知名不知名的创业者、投资人。

翻开朱潘的履历,90后,初中辍学,创业草根,原金山网络CTO,海南蘑菇头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投资深脑链10天获得近百倍回报。

“我希望,并坚信,他们只要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他们也能成为了不起的企业家,除非他们只是试一把水。大浪淘沙总有人冲到海滩上,总有人游到大海里面去。”那些曾经知名的90后创业者,还会成为了不起的企业家吗?

比如,曾经耳熟能详的98后创业者——前神奇百货创始人王凯歆。3月21日,王凯歆频发朋友圈,悉数揭露石一“骗局”。

经历不算传奇,却足够幸运。这一切要从朱潘黑了薛蛮子的微信开始。

孙宇晨:一场价值3100万的午餐营销

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队伍中竟还包含石一的发币盟友孙高峰、陈恩永——他们都曾是SAY的主创。而今,他们既是施害者,也是受害者。

2017年3月,彼时的朱潘正为自己的新创业项目——4931游戏交易平台的的融资发愁,这么大一笔钱要找谁去呢?就在这时候,一个人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就是薛蛮子。朋友告诉朱潘,“薛蛮子是中国天使投资第一人”。

1990年出生的孙宇晨自称「马云门徒」,这一度成为阿里巴巴公关的困扰。

孙高峰,93后,参与发币前曾是石一的股权投资人(oBike)。

可想进入薛蛮子的法眼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为了争取到和薛蛮子接触的机会,他选择了一种比较极端的方式:黑掉薛蛮子的微信、微博和邮箱。

在湖畔大学的身份镀金使孙宇晨成为一时的话题人物,他是首批学员中唯一的90后。在今年3月,孙宇晨捐款300万美元,成为湖畔大学第二批捐赠人。

陈恩永,81后,参与发币前曾是石一旗下孵化公司的CEO。

虽然过程简单粗暴,但朱潘如愿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薛蛮子接见了他,迅速敲定了千万人民币的融资,并开启了两人往后“亦师亦友”的关系。

事实上,为了成名,孙宇晨试过很多方式。在ofo退押金事件中,孙宇晨也曾插了一脚。称戴威背负压力太大,愿个人帮助一万个ofo用户退押金。

石一,89后,多家公司创始人,参与ICO之前,其为共享单车oBike的创始人。

图片 3

孙宇晨并不排斥自我营销。相较与巴菲特在纽约知名的牛排餐馆吃西餐相比,孙宇晨看中的,似乎是一场全球性的自我PR。这顿世界瞩目的午餐,将会成为孙宇晨新的身份名片。

参与ICO之前(SAY),他们三人为众,是好友,是同事;参与ICO之后,昔日盟友,反目成仇。或因分赃不均,或因志向不一,有的赔尽血本,有的信誉危机。

薛蛮子与朱潘

孙宇晨在巴菲特身上也拉了一次盘,成功将午餐价格拔至历史新高。拍下午餐后,孙宇晨不断接受媒体采访。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孙宇晨仍旧在制造话题,他希望能够在巴菲特的手机上,给巴菲特安装第一个数字货币的钱包,打一些波场币给他。

币圈多少后来者,本是优秀的创业者,或是优质的投资人,参与ICO后,变成疯狂的币圈信徒,变成众人讨伐的庄家。

朱潘称,自己在数字货币投资上得到了薛蛮子的手把手指导,朱潘无疑是幸运的,投资深脑链获得百倍收益一战成名更让他获得了“战神”的称号,但有时路走得太顺,往往容易让人丢失初心。

图片 4

币圈创富神话若是常态,谁创业?谁投资?行业自有定针,是泡沫,它必破。

ZJLT事件中,有爆料称朱潘曾明确表示他有20亿以上的筹码,但经统计核实后发现事实并非如此,目前25亿的ZJLT,能查到与朱潘相关账户有关联关系的,仅仅是朱潘妻子账户中剩下的19万个币,那朱潘如此欺骗用户,意欲何为?

但有趣的时,尽管苹果CEO库克向苹果公司股东巴菲特,极力推荐了多年苹果手机,巴菲特现在使用的,仍是那部售价仅20美元的三星的SCH-U320翻盖手机。

声明:本文出现的人物均为真实姓名。原本已答应部分采访对象匿名,但了解事物全貌后,公平起见,全部采用实名。一切为了读者,一切为了客观,一切为了真实。文中素材均来自采访,有录音备份,铅笔道不站任何立场,仅供读者参考。

其实在更早的时候,朱潘就深陷“喊单门”风波,徐可曾在朋友圈指责朱潘等人为meta这一造假项目喊单,虽然此事朱潘后来回应自己仅是投资人身份,徐可也表示内部已私下解决,但事实上朱潘当时并未能拿出更有力的自证清白的证据。

不知在与巴菲特午餐时,孙宇晨会不会向巴菲特吹嘘,「90后收割20亿」的神迹,这段故事是孙宇晨起家的起点。

创富神话:6天募资4亿  5个月吸金10亿

从前是薛蛮子的得意门生,现在却成了割韭菜的“套路王”,人人喊打,而这一切发生在朱潘心生贪婪那一刻起,可以说进币圈是朱潘人生的一个转折点,从美誉加身转到污名风起。

早年区块链风口下,孙宇晨创办锐波,发行数字货币TRON、BTT,目前来看,两者市值超160亿。和大多数币圈大佬一样,「割韭菜」、「发空气币」、「抄袭」等常常与孙宇晨的名字接在一起。就连「币圈首富”李笑来都曾评价他“肯定是忽悠”。

*石一,连续创业者,尝试ICO之前,其负责的项目oBike因资金问题已是风雨飘摇。ICO让他募资了数亿,瞬间起死回生。然而,其事后的作为却反招致了投资人的不满。据称,募资后的石一并未将钱用于业务,反而心态变样,割起投资人的韭菜。*

而这样的朱潘,在币圈,不只一个。

从始至终,波场币是空气币的质疑声就不绝于耳,2017年8月,波场项目上线,孙宇晨通过ICO向社群募集4亿元。10月2号,波场币登陆交易所,市场价1分。起初,孙宇晨声称要将波场做成去中心化的内容和娱乐平台,以便娱乐从业者可以通过拿波场币的方式赚钱。但事实上,该场景至今仍未落地。

“我2017年最伟大的事情是发现ICO是台印钞机,一个项目赚几个亿,还不用交税。”听完oBike员工转述这句话后,在投资人孙高峰的脑海中浮现出一幅画面:去年OBike的公司年会上,他曾投资的项目创始人石一风光无二。

同为90后,相似的故事正在一幕幕上演。

以太坊创始人V神也曾质疑过波场的白皮书,波场底层公链公布时,V神评论称,孙宇晨的波场项目优势「应该加上第
8 条,TRX 复制、粘贴白皮书的效率远远高于原创」。暗指波场底层代码为抄袭。

而这份风光,只属于石一和他操盘的数字货币OCN,oBike只是OCN通过ICO收割韭菜的一副漂亮皮囊。

被金钱吞噬的币圈90后

过去,波场曾有过数十倍、上百倍的增长。拉盘是币圈常见的手段,币价达到高位后各种理由减持,这些异动也被外界看作孙宇晨拉盘割韭菜的证明

新加坡共享单车品牌oBike成立于2017年2月,半年后在媒体发声获得4500万美元B轮融资。同所有在共享经济风口中的共享单车一样,2017年年底的日子并不好过。“融资烧得差不多了,又没有新融资进来,团队想通过发币募资。” 孙高峰表示,最初对oBike发币并没有太多期待,与其等着给项目收尸,不如任其折腾。

孙宇晨算一个。

2017年12月,波场币价格在一星期内,从2分左右,拉升到了三毛多。随后在1月2日开始,不到五天的实践中,波场币价格升至2块,市值摇身一变跃升到2000亿。孙宇晨此时只需要抛售手中波场币,就可以轻松实现所谓的财富自由。

图片 5

孙宇晨,90年出生,北大毕业,马云门徒,21岁就登上2011年亚洲周刊封面人物,风头一时无两。

图片 6

石一称,所有共享单车公司现在资金都很紧张,oBike一直在努力融资。

但伴随而来的,是对孙宇晨“套现”、“跑路”、“抄袭”的种种质疑。

根据自媒体老金金融笔记的记录,拉到高位之后,孙宇晨通过币安和LIQUI的账户出手了60亿个TRX,60亿个占该币发行总数的千分之六。按照当时的价格,这笔套现价值约20亿元。

在神奇的币圈,反转来得出乎意料。

发生在孙宇晨身上的争议,一直从未停止。

从1990年到现在,巴菲特午餐的拍卖者们始终带着各式的期待与目的。孙宇晨希望这次午餐成为区块链行业的证明时刻。据悉孙宇晨要带上火币创始人李林,比特大陆创始人吴忌寒等人一起,试图在杯盏交错间,找到某些答案和出口。

据孙高峰向铅笔道透露,1月25日,OCN首先登录Gate.IO,随后陆续登录Huobi
Pro(火币网)、Bit-Z、Kucoin、 Bjex和Cobinhood五个交易所,六天之内便募集了50000个ETH(当时每个ETH约8000元),即4亿人民币。

“套现”

而哪怕巴菲特曾公开表示「比特币是老鼠药」,他也不得不完成这场赴约。

OCN一时间成为币圈升起的冉冉新星,孙高峰称其背后有高人杜均指点,一个身兼承销商、证券媒体以及坐市商等多重角色,并且亲历亲为砸盘护盘的“超级庄家”。此外,OCN的顾问团里也不乏币圈老手,如波场创始人孙宇晨。

波场前COO刘明此前在直播中,公然揭露孙宇晨在波场ICO之后,私自卖掉私募的4000个比特币套现。他是如此评价孙宇晨的:他认为融到手的钱就是自己的,这不是一个负责任的态度。

马佳佳:卸下「90后创业者」营销标签

图片 7

“跑路”

“马佳佳、孙宇晨大喜的日子,打赏抢婚”。

至于幕后导师杜均,石一坦言,俩人是今年1月份才相识的朋友,从未见过面。不过,杜均确实是OCN、CNN的投资人。

今年年初,孙宇晨遭爆料,在币安中卖出高达60亿枚TRX(当时价值约3亿美元),打算将募得的TRX抛售套现并跑路。

宣称「90后不结婚」后十天,马佳佳与孙宇晨玩起了结婚众筹。两人在众筹平台Dreamore高调众筹婚礼份子钱,举办了一场「互联网婚礼」,打赏前三名还将获得三个抢婚名额。

OCN赶上了币圈的牛市,用孙高峰的话说,那时韭菜好割,割得很凶。钱包里ETH数字飙升的同时,欲望也在无限膨胀。石一把OCN从oBike剥离出来,而自己却卷走了3~5万个ETH。随后,再把ETH抛给炒币者,炒币者以法币支付,如此一遭,便成功把一团空气变成了真金白银。

“抄袭”

图片 8

图片 9

TRON的白皮书被质疑抄袭,因为它不仅使用了以太坊白皮书的框架,还大篇幅抄袭IPFS和Filecoin的内容,且没有附上引文出处。孙宇晨否认了此事,但解释非常苍白,他把问题归因为翻译问题。

那时的马佳佳还是「情趣用品女王」,靠着2012年6月,在中国传媒大学边上,开了一家情趣用品店「泡否」而出名。泡否瞄准情趣电商市场,实现了线上线下O2O的对接。从东四环搬到了北京最时尚的商圈三里屯SOHO,开起了泡否旗舰店。

从左到右依次为孙高峰给出的石一的钱包地址,他称在OCN私募5万ETH,石一私下转移了4万个。

无风不起浪,争议背后,真相如何,或许只有当事人最清楚。

在当时来说,马佳佳的泡否是名盛一时的明星项目。2013年10月,泡否获得了乐博资本数百万元天使轮融资。天使轮后不到三个月,泡否再获天图资本、红衫娱乐资本、娱乐工场共计数千万人民币A轮融资。

币圈有个默认规则,发币不稀释股权,无需股东会决议,均由创始团队支配。这令孙高峰感觉不平,“50000个ETH,一分钱没用到oBike业务上,1000多万给了火币,一些(几千万元)变成了人民币进入自己的口袋。石一尝到甜头,业务也不做了,还想把oBike卖了,公司现在群龙无首,其他人都在混”。

除了孙宇晨,代投少女王凯歆也同样经历了人设崩塌。

但泡否没能撑太久,中国企业家曾报道,泡否积累了高达5000例的加盟申请,但即使很火,每天营业额3000~10000元,也仅仅是日常收支能够打平而已,无法收回前期投入,利润增长一直没有实现。

孙高峰也丝毫不掩饰内心更深的感触:眼红。更让他气愤的是,石一割韭菜手法无情之处,居然连自己的股权投资人(孙高峰)都没放过。

王凯欣,98年出生,17岁创立神奇百货,人称“神奇少女”。昔日的神奇少女,进入币圈后摇身一变为“专业代投”,最终以卷款跑路而告终,一颗冉冉升起的创业新奇就此陨落,也实在令人嗟叹。

在泡否时期,B座十二楼曾询问日流水,如何做到商业模式可复制,尖刀产品是什么,如何锻造团队等问题,马佳佳都避而不谈。问及她的商业模式核心竞争力的时候,她回答,“我的核心竞争力是我。”自我营销至上的模式,在马佳佳此后的几次创业中始终延续。

“我是在二级市场买币进入的,并没有在私募阶段进入。”总之,他不仅没有跟着石一吃到肉,连汤都没喝到。“石一直接割投资人韭菜,我买了几千个ETH,他自己狂砸盘(指卖家不计成本地抛售导致币价下跌),都在亏,就他赚。”

图片 10

到了2014年,马佳佳就已经很少提及泡否和情趣用品,一举将饭否科技定位为一家「媒体公司」,这显然与投资人们的期待不符。泡否逐渐退出情趣用品市场,被后起的同类公司超越。马佳佳首次创业宣布失败。

“石一再也不是那个石一,堪称国内TOP5的超级庄家。”对于孙高峰眼中描述的自己,石一对铅笔道回应:胡编乱造,故意抹黑,我百分之一万没说过那些话(如ICO是印钞机),没做过那些事(如割韭菜)。

今年年初,王凯歆大肆鼓励投资者入手SAY,但在投资人将手中的SAY换成了新的代币SPH后却发现,SPH上线后价格已接近归零,而王凯歆直接搞消失,跑路至香港。王凯歆联合项目方割韭菜这把操作吃相实在难看。

随后,马佳佳到时尚传媒杂志担任编辑期间,开始了第二轮创业,仍旧是撩动荷尔蒙产品——女性移动问答社区App「High」。投资中国网当时的稿件中提到,「High」App的社区话题从“与男友接吻时,他的手会放在哪里”到“如何铲除男票那些‘不情愿’的暧昧对象”等均有涉及。此外还涉及「天菜」「小鲜肉」「Gay蜜」这类风格鲜明的词汇。

双方各执一词。铅笔道通过多方线索发现,从去年11月至今年3月,仅5个月时间,与石一有关联的数字货币有四种,分别为OCN、CNN、DATx、SAY,涉及募资金额约为20万个ETH,以现有的ETH(3640元/个)价格计算,折合人民币7.28亿元。

此外,王凯歆还公然说谎骗钱。她在朋友圈公开称“OKB
有货”,但事实上,OKB
并未进行私募,没有任何人能拿到OKB额度。但当投资者知道真相时已为时已晚,投资者已向她的两个钱包地址打入共7万个以太坊,以现在的价格来计算,共计2亿多人民币。

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社区变现始终都是一个难题。马佳佳在当时同样未能找到合适的商业定位和变现路径。2016年,High高开低走,宣布关停。

事实上,据一位接近石一的知情人士透露,“石一在ICO捞的钱远不止这个数,OCN是其最赚钱的项目,它已在9个交易所流通,行业好的话,差不多每天能收割几百至几千不等的ETH。”铅笔道综合预估,涉及总金额超过10亿元人民币。

2亿多人民币,但却是以消耗所有的美名、信用与善良作为代价,这真的值得吗?

在High关停后的两年时间,马佳佳还做过一些新的尝试,比如经期护理品牌「少女实验室」、女性社群「少女首富天团」,甚至入局区块链,出任音乐区块链项目Musiclife的首席增长官,马佳佳试图以网红90后创业者身份继续折腾,却都反响平平。

而在孙高峰眼里,石一就是这四个币背后的实际操纵人+受益者,前三个项目团队完全在上海,只是在新加坡随意设立了个海外基金,找了位外国朋友挂名公司CEO。

数字货币的财富效应及其带来的巨大刺激,像一剂毒品,只要染上了就难以再摆脱,甚至当上瘾时,人们还全然不知,这是极其可怕的事情。

直至2018年9月,中国企业家对马佳佳进行采访时,她说,这几年我确实完全不想红,不想做事情,不想赚大钱,唯一的诉求就是安静地正常生活。马佳佳把这次采访作为告别。再之后,马佳佳再次沉寂,直到孙宇晨拍下巴菲特午餐,马佳佳又再次被想起。

一位在石一公司上海总部工作的人员向铅笔道透露:“在嘉善路508号尚街loft
1幢318号,操作OCN、DATx两个项目的实为一个团队,最初几个人,如今约十几人,其日常运营的负责人是位90后姑娘,而非白皮书中所写的外籍人士。”

对于90后来说,往往比已经有过丰富社会阅历的币圈人更容易迷失,因为他们本来就一无所有,既然已经无法失去,那还不如放手大干一场,哪怕是野蛮生长,但他们却忽略了一点,那是以透支和牺牲他们的社会信用和名誉作为代价的。

王凯歆:从「神奇少女」到「骗子少女」

四个数字货币撬动7.28亿资金,这五个月比石一创业9年来的故事更加波澜壮阔。只是石一拒不承认,自己就是故事中的那位主角。

这是个人选择,但也分是非对错。

作为90后创业者一同被提及的,还有1998年出生的王凯歆。

图片 11

币圈的人性游戏, 还在继续上演。

高中尚未毕业,甚至尚未成年,王凯歆就休学南下到深圳当起了90后创业者。2014年,创办「神奇百货」,这是国内首家面对95后和00后的个性化电商,王凯歆也因此被称作「神奇少女」。

公开资料显示,石一的主要身份为DotC United
Group的创始人&CEO。其本人和公司投资、孵化公司70~80家,累计投资VC、PE约十几家。

“如果投我,我会帮你们赚够95后的钱”。王凯歆cosplay成动漫少女,在创业真人秀《我是独角兽》中这么承诺。在《我是独角兽》走红后,2016年年初,神奇百货拿到了由经纬中国、真格基金和创新谷投资的2000万人民币A轮投资,公司估值6000万。

他解释称自己并非四个币的直接发起方,而是股权投资者,或是战略投资方,从未参与发币。

图片 12

据石一向铅笔道透露,oBike目前并不是其主业,他任职董事长,但参与日常运营不多,只是参与战略上的决策,辅助团队做此项目。

王凯歆曾在2015年公司内部年会中提到,“产品累计用户数在短短三个月之内突破30万,累计订单也高达十几万单,累计销售额接近一千万。”

图片 13

但在2016年5月,《GQ》发布的《17岁CEO王凯歆:风口少女的神通与孤独》中,王凯歆的包装开始被撕开。

石一出示的Odyssey Protocol Foundation中的介绍

这篇特稿从投资人、公司员工、助理等人的叙述,对王凯歆和她的神奇百货提出了质疑。其中写到,王凯歆铺张浪费,性格恶劣,对员工提出不合理要求,对承诺出尔反尔;运营数据造假,夸大订单量及供货商数量;商业模式经不起推敲,「为了吸引用户,原价转销还补贴邮费,赔本赚吆喝」等等。

OCN也并非他本人或oBike团队发起,其独立发币主体为Odyssey,和oBike是合作关系。OCN背后团队一部分在新加坡,一部分在国内,完全没有oBike挂职的人。在石一出示的名为Odyssey
Protocol Foundation(框架协议)文件中显示,其实际控制人为Ang
Irene,新加坡公民。

王凯歆曾向投资人介绍称,神奇电商一天订单超过一千笔,但事实上他们只在「双十一」里冲到过;说有一百多家供货商,实际上连十家都不到。

根据公开资料,Odyssey定位于基于共享经济的区块链基金机构,与oBike是战略合作关系。石一表示,Ang
Irene现在已是新加坡人,二人没有其他关系,由于是合作伙伴,OCN团队赠送了一些币,但本人和团队均未套现。至于送币的具体数额,石一表示并不方便透露。

图片 14

图片 15

随之,神奇百货很快传出人去楼空的消息,短短半年内,王凯歆烧光了两千万融资。还陆续被曝出闪电般搬家、非法辞退员工、涉嫌漏税等负面消息,90后网红创业者王凯歆的神奇百货最终宣布关停。

这一说法与公开资料透露的信息相悖。据数字货币行业大数据平台“非小号”介绍,OCN的发币主体Odyssey是东南亚和欧洲最大的共享单车oBike创始团队发起的基于共享经济的区块链项目。

紧接着,王凯歆做起了「二元期权」生意。而此前,中国证监会曾发出风险警示,指出「二元期权」与中国证监会所监管的期权及金融衍生品交易有着本质区别,「其交易行为类似于赌博,并已有地方公安机关以诈骗罪对二元期权网络平台进行立案查处。」

孙高峰则向铅笔道出具一份Odyssey token
Sale的白皮书(即OCN白皮书),在Team介绍一栏,出现的首个名字便是石一,其次为Justin
Sun,即波场孙宇晨。二人的Title的皆为首席顾问——而最令人扑朔迷离之处也在于此。

此举未成,王凯歆又做起了保健品微商,宣称“用食物代替药物而使疾病得到治疗、使细胞恢复功能、使人体恢复健康”、“产品与南京农业大学食品科技学院教授团队联合研发。”但AI财经社曾致电农大,该学院回复称,学院老师压根没有所谓的合作,宣传照片可能是偷拍的,并称“王凯歆就是骗子,正愁找不到地方投诉”。

图片 16

很快,王凯歆的公众号就因因涉嫌诈骗被用户投诉,遭到微信封号。

Odyssey token Sale显示,Odyssey 团队只有2位首席顾问和6位普通顾问。

2017年12月底,王凯歆又看准了区块链生意。一个月后,王凯歆声称第一期代币募集已完成,并且完成了3亿资金的募集。两个月后,代币项目落空,价值归零,参与的投资者维权无门。

整个白皮书没有创始人,没有联合创始人,没有CEO,没有各种VP,没有任何执行团队,有的只是一堆顾问,除去2位首席顾问以外,其余还有6位“普通顾问”。

王凯歆还曾在朋友圈宣称「OKB 有货」,发行OKB的OKCoin
CEO徐明星站出来,在朋友圈辟谣称,OKB未进行任何私募,王凯歆不可能拿到OKB的额度。王凯歆是“典型的诈骗,请大家立刻报警。”

这种情况下,石一究竟是不是Odyssey的实际操纵者,谁都无法言说了。

2018年4月,多家媒体爆出王凯歆以OKB之名募集ETH,至少卷走3000万ETH跑路的消息。按照当时的私募价,这些ETH价值1.5个亿。从那之后,王凯歆就彻底消停了,带着这一笔钱,王凯歆在大众眼中从「神奇少女」变成了「币圈毒瘤」、「90后骗子」。

对于石一本人而言,他自是奉行否认的说法。在其Twitter页面,最新的推文虽多与OCN相关,但自我介绍的头衔依然显示为Odyssey
OCN首席顾问。

余佳文:过去的自己是「跳梁小丑」

而在孙高峰眼里,石一就是背后的大庄家,答案毋庸置疑。失去了这一前提,接下来的精彩故事更无从开始:通过OCN的历练,石一通过复制的模式来做ICO发币,OCN之后,相继发行CNN、DATx、SAY。

“我们公司全是90后。明年我会拿出一个亿利润分给他们。”2014年,在青春分享节目《青年中国说》的舞台上,余佳文说。徐佳文甚至鼓励员工之间吵架,“吵不了就打,住院了我付钱。”

“越复制越专业,在股东不知情的情况下拉去为其品牌背书,白皮书基本瞎编,半毛钱都实现不了。就是看着阵容强大,好割韭菜。”

一年之后,余佳文在《开讲啦》周鸿祎演讲场次中,担任嘉宾。在同一个演播厅,主持人撒贝宁问:你去年在这儿说赚了一个亿就都分给员工?

韭菜万能屠宰法:连发三币 两周一期

余佳文回答:“我准备在年底开一个余佳文认怂会,我认怂怎么了,我就做不到,我做得到我也认怂,年轻人做不到就做不到
,怕什么?”。360董事长「红衣教主」周鸿祎认为,说这话很虚伪,“失信其实是很大的一件事情。作为老板你不能忽悠员工”。

在投资人眼中,石一的循环作战手法已经炉火纯青,发币、割韭菜、再发币、再割韭菜……第一个币发完之后,在3个月的时间里,石一以相同的套路连发三币。

图片 17

OCN的吸金手法在第二个项目CNN上身成功被验证。

但余佳文回复说,“年轻人的企业就是玩出来的,不必过于认真。”

3月2日, CNN以26144350票登陆HADAX,号称要打造新加坡区块链内容生态系统,其合作方为NewsDog与DATx。

17岁开始创业,23岁被资本宠爱,1990年的余佳文是当时90后创业的典型。2013年5月,余佳文参加真人秀节目《爱拼才会赢》。节目之后,拿到了薛蛮子300万美金的投资意向书,因此民声大躁。根据天眼查数据,早在2012年12月,他的超级课程表就拿到了创新谷和周鸿祎的数十万人民币种子轮。

图片 18

余佳文受到的关注和质疑大多都从「分红一亿」这句话开始。

NewsDog产品页面

余佳文的言论的确让超级课程表收到了关注,但也失去了新的融资机会。新东方投资团曾有过投资意向,但这番言论后,俞敏洪告诉新东方投资团,不要找了,再看两年。他觉得,拿出一个亿让团队分配「不太靠谱,吹牛的感觉」,「我给你钱,赚钱后你先自己分掉,公司怎么发展?」

经梳理后发现,NewsDog这家公司与石一本人关系并不一般。它定位为印度版今日头条,创始人为Forrest
Chen(陈彧堃)。据媒体报道,早在2015年,石一的主业公司DotC United
Group(移动业务出海平台)曾向其投资400万美元。石一向铅笔道透露,他与陈彧堃为朋友关系。

余佳文还曾在微博表示超级课程表次日留存90%。且在演说中,超级课程表已盈利。但后来实际账面上仍旧是亏本的。后来有知情人士表示,超级课程表用户量水分很高,根本没有盈利模式。这些都将余佳文和超级课程表卷入了舆论风暴之中。

图片 19

余佳文把两次在央视的「口出狂言」都归结为工作的一部分,「想到用一些野路子进行营销」。而事实上,超级课程表的最新融资时间停在了2014年6月,红杉资本中国、阿里巴巴、策源创投给出的数千万美元融资。后期,再也没有投资机构和投资人出手投资。

CNN白皮书显示,项目实际人为Forrest Chen(陈彧堃),即NewsDog创始人。

2017年,36kr对超级课程表CEO徐佳文进行回访时,徐佳文将过去的自己形容为「跳梁小丑」。此后的余佳文相当低调,只在微博上发声。内容多是转发新闻、偶尔会有一些超级课程表的动态,他已经不再想通过言论获得关注。

作为第三个与石一有所牵连的数字货币——DATx,二者关系依然密切。DATx号称全球数字广告第一链,白皮书介绍中,其实际控制人为荷兰人Ralph
Sas,与石一无任何瓜葛。其实不然,Ralph Sas实际为Avazu的CEO,而后者为DotC
United Group的子公司。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