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寒冬:“要喝到啤酒,先要喝掉泡沫”

图片 1

今日ETH价格在270美元左右徘徊,相比14日的低点250.2美元,ETH价格小幅攀升。其实ETH的暴跌对于投资者而言是“寒流”来袭,但是另一个角度来看更有利于推进区块链技术的发展,让区块链公司更加注重技术研发,而不是把精力放在二级市场,当然在发展区块链项目的同时也要时刻铭记不要跨越监管红线,做好风控,抓住机遇,迎接挑战。

六月下旬开始,以比特币、以太币为代表的数字货币进入了持续下跌的状况,基本每只数字货币每天都有或大或小的下跌,短短的时间内甚至有些币值下跌了近一半;同时,ICO进入疯狂态势,包括做数字货币交易平台的、做ICO第三方平台的、区块链技术的一些名人也纷纷加入到发行ICO项目,给人的感觉是:大好时机,不赚白不赚;别人能做ICO捞钱,我为啥不能干?区块链技术的应用依然范围不大,主要还是集中在数字资产发行、内容平台、跨境支付、清算、供应链、身份识别、知识产权、产品溯源等有限领域,正如区块链技术起源自比特币,现在仍让人觉得区块链就是各种数字货币,说起区块链技术,以为就是谈数字货币。

近日,银保监会、中央网信办、公安部、人民银行、市场监管总局五部门联合下发《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币圈再次迎来强监管。

近日银保监会、中央网信办、公安部、人民银行、市场监管总局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其实不止区块链,虚拟货币相关活动需要防范风险,在加密货币市场熊市中,token
fund(投资机构)在投资时更应该最好风控,防范风险。

关于以上三个话题,小结一下最近的思考结果。

离年初的狂欢仅仅半年多。彼时,伴随着比特币价格突破2万美元,著名区块链社群“3点钟无眠区块链群”里,大家都在讲,“在区块链行业连睡觉都是浪费时间”。“梭哈”“All
in”“信仰”等成业内热词,大家都觉得自己将成为下一个“币圈造富神话”。然而,短短半年,种种区块链社群相继沉寂,再不复以往的热闹。

在此前金色财经熊市面面观系列文章中分析了以太坊暴跌对于投资者和项目方的影响,那么对于token
fund而言又有怎么的影响,他们又将怎样度过这场“寒冬”?为此金色财经采访了业内的投资机构,他们用最直观的表述为大家解疑答惑。

关于币价

Coinmarketcap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8月31日,该网站所统计的1911种数字货币,总币值在2200亿美元上下,与今年2月份的高点8300多亿美元相比,已蒸发6100多亿美元。

以太坊熊市还有多久?

数字货币没有锚定法币,不仅遵循市场供求规律,甚至受到交易平台庄家做庄影响,因为现在的数字交易平台都是中心化的,交易平台上交易的数字货币不提币基本就是数字的增减;数字货币又是全球性的产品,中国人可以通过互联网到国外的交易平台上卖、买币、取转币,价格又是全球性的;所以,币价是全天侯可变的,波动性极大。

值得注意的是,与去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联合发文将ICO(首次代币发行)定义为非法集资不同,此轮币价下跌连比特币、以太坊等主流币也无法幸免,被称为“韭菜”的散户们也渐渐失去了“信仰”,对各个区块链项目方口诛笔伐。

Topfund总裁刘思宇认为,ETH年初的爆涨是依托基于智能合约的ICO,根据近期数据显示,7月份ICO总募资下降了90%以上,难以支撑ETH这么庞大的市值,下跌是必然。项目方募集的ETH贬值压力大,为了维持团队和项目的正常运行,ETH必然会迎来大幅的抛售,上周数据统计,预计有36%左右的项目方大量抛售ETH,还有64%的ETH在项目方手里。如果市场行情持续走低,ETH的下降空间还是很大。

高风险和高收益吸引了众多散户进入数字货币市场,造成买卖盘的繁荣。现在有近千只数字货币,大部分提供相似的代币功能,可替代性强,价值有限;所以,数字货币甫一发行或尚未发行时,期盼能一本万利,许多人持币,买入卖出造成需求繁盛,随着时间推移,没有更有价值的应用;而且持币人都是投机客,就会抛币,故而币价又大跌,价值更低;大部分的数字货币都是走这样的道路,短期创新高,然后持续下跌,保持低价盘,成为鸡肋。

身处熊市困局的区块链项目何去何从?遭遇强力监管后,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又会走向何方?种种问题亟待解答。

Block Value Fund(BV
FUND)创始合伙人夏厦表示,
ETH的价格趋势正在一个逐步筑底的过程当中。我们判断它的价格底部在250美金左右,上方压力位在320美金左右,只要其底部夯实近期应该会迎来一波反弹。

有人将比特币和以太币进行对比,预测以太币未来会超过比特币或不能超过,现在,个人经过学习、研究,认为两者不具可比性;比特币只是一种虚拟“货币”或价值资产,以太币是一种基于以太坊平台的代币,以太币的价值体现在以太坊技术的先进性和持续性,一旦,以太坊技术不能持续发展或被更新的区块链技术平台追赶或取代,以太币价值会降低甚至归零。

大部分空气币肯定活不下来

极豆资本合伙人王秦认为,ETH短期内会有反弹,但还没有触底。至于下跌的原因有以下几点,首先,所有事物都是有一定的规律,从2017年年初以太坊价格几美元,2018年年初暴涨至1000多美元,增长了几百倍,高点肯定有投资者大量出货,当然还有一些投资者被高位套牢,随这价格不断下跌,散户投资者不断离场,逐渐形成恶心循环;其次,以太坊年初大涨很大程度上ICO带动起来的,随着ICO存在欺诈被监管,以太坊价格暴跌,项目方抛售手中的以太坊。最后,从挖矿成本角度看,年初以太坊价格一千多美元,是挖矿成本的好多倍,这也意味着旷工有非常大的套利机会。但是市场也肯定会迎来一个理性的回归。

比特币马上面临的分叉之争是一个重大的发展节点,就在今年八月份,可能会向以太坊一样分成两个平台,也可能保持不变,继续保持现状;但,比特币作为数字货币第一币,不论是其存在时间久远程度,还是技术的成熟程度、被大众的接受度、币值总盘子都是不可撼动的;所以,综合最近的研究,认为比特币相对其它所谓的新锐数字货币来说,更值得持有,相对来说,风险性小一些,未来的价值大一些。

“之前很多项目募的钱太多了。”小蚁(NEO)、Onchain分布科技创始人达鸿飞形容这场币圈熊市为挤泡沫的过程,为投机氛围太强的市场降温。

BlockTOP
Kira认为,
这次以太坊下跌的主要原因来自项目方受二级市场的压力和恐慌情绪影响集中抛售ETH所致,下跌趋势会自我强化,本次以太坊跌势预计还将持续至少半年以上,向下仍具有超过20%以上的下跌空间,之后还有漫长的震荡筑底时间,可以说最黑暗的时刻还没有完全到来。

关于ICO

达鸿飞接触过许多区块链项目,在市场行情好的时候,项目方募集资金的数额常常令他感到心惊。“同样的团队背景、项目的成熟阶段也差不多,在传统VC(风险投资)市场,一纸白皮书融几百万美元就了不起了,但是有的区块链项目,动不动就是千万美元甚至上亿。”他认为,这远远超过了项目的价值,也超过了项目方实际的需要。

陈九金服创始人兼CEO、Block
VC创始合伙人陈九表示
,“我认为它跌多久取决于整个市场什么时候回暖以及它的公链竞争对手对它的冲击力度,而目前这些都是变量,所以具体多久是很难判定的。”

ICO现在的状况让人感到有点害怕!我曾参与的两支ICO项目,一只发行后正赶上币市低迷,加之,新团队、新项目准备得欠缺些,所以,发行后,即破发;另一只,打得是分布式数字交易平台,是看起来很有痛点的方向,但是,到现在还未上交易平台;彼时ICO的以太币价值升值了又贬值了,到项目上交易平台时还不能确定是否能保本。从亲自经历来看,ICO发行方和投资人大都还没准备好,盲目甚于充分准备。

“为什么跌,有时候就因为涨太多了。”达鸿飞表示,在区块链行业里还没有太好的方法做正确的估值,也没有太多的基本面可以看,所以对项目的估值受情绪驱动很严重,现在市场信心不足,很多项目的估值自然下来了。

优币资本CEO李晨表示,以太坊这种跌势会持续到POS上线,POS上线需要锁仓大量ETH。前提是POS成功上线,对ETH网络性能有所提升,没有重大安全隐患。但现在ETH社区没有给出明确的路线图,组织比较松散,看V神的领袖能力了。

ICO市场现在是两头热,一头热表现在凡是有点名气的,现在都好象要自己弄个项目来ICO,甚至原来是做平台、做二级市场的这样的第三方,让人感觉是抓紧时间收割散户;另一头热表现在众多散户或投资人,受ICO项目发行后短时间内涨十倍、百倍信息的刺激,看到ICO项目就认为是可以十倍百倍上涨的机会,如飞蛾扑火般地投入到这个市场中,把自己每月辛辛苦苦赚得几千块钱或积蓄挤出一些钱,投入到自己并不了解或自认为看好的币圈或区块链名人的ICO项目上,然后,盼星星盼月亮,度日如年,数着ICO项目上交易平台的日子,在QQ群、微信群中时不时地问当事ICO项目的管理员:何日上交易平台?和“ICO投友”们互相鼓励着会有十倍百倍的收益;但最后的结果呢,当然是极少能遇到这样的ICO项目或即使遇到这样的ICO项目,也缺乏能力能在其币价最高点时卖掉套利。

根据“币通数字货币榜单”,7月新上线币种58个,截至7月30日破发币种共计41个,破发率71%。这41个数字货币市值较公开发行首日平均缩水48.26%,有的币甚至首发当日即归零。

以太坊项目方应如何应对?

ICO现在基本进入了泡沫期,项目众筹人少有是本着筹币做产品的,投资人也大都不是看好ICO项目的前景或情怀、愿景的;一个基本是想借机捞钱,一个是想乘风赚大钱;当下这个时期的ICO,已偏离初衷,甚至会败坏一个很好的经济发展模式。

此前,很多项目在上线之后项目方都会操盘,通过和相关区块链媒体的合谋,低价吸收筹码,再高价出售,来提升或者保持币价。但是如今大家都开始抛盘,无人买入,价格便只会越来越低。

刘思宇表示,对于已经采用以太坊来发行和用ETH募集资金的项目方而言,需要承担巨大的融资贬值的压力,对后续团队运营的发展也产生很大的影响。但是对于通过股权融资和一些专心做事的区块链创业团队来说,反而是专注于技术开发的好时机,不用过多被二级市场分心。

所以,当下的ICO,风气已坏,实在不宜参与了。

“大家现在太着急了,盲目去追求资本市场的回报,很少有团队踏实做事,讲了不同的故事,其实寿命不长。这轮熊市,大部分空气币肯定活不下来了。”Spark
Digital Capital(星火数字资本)合伙人胡国男如此评价目前的市场。

夏厦表示,目前以太坊行情的波动对于项目方短期募资有较大影响,同时以太坊社区已经给整个币圈的共识造成了一定负面影响,但是这一切都是暂时的,对于整个区块链行业长期发展是好的,通过这次下跌,可以清洗掉一些信仰不坚定,以及只是想进来赚快钱的投机者,同时也可以刺激新技术的更新迭代。对于项目方而言也可以好好沉下心,去思考项目应用落地以及模式创新等问题,同时他们需要做好其社区的运营和维护工作以渡过难关。

关于区块链应用

8月14日,以太坊单日暴跌近20%,为这次熊市加上了一次里程碑式的脚注。业内的共识是,2016年比特币减半和2017年以太坊ICO智能合约诞生所导致的大牛市已经彻底结束。由于区块链底层技术的制约,基于区块链的分布式应用依然无法满足更多人使用的要求。“因此,这轮熊市很可能会持续到比特币的下次减半或者一款真正的DApp(分布式应用)爆款应用的出现。”Top
Fund区块链基金创始人刘思宇说。

王秦则认为,以太坊下跌对于以太坊创业团队的影响并不大,首先,现在以太坊创业团队以技术为主,在分片技术和共识机制方面都会有突破口,这在整个行业内是首屈一指的。而且大部分区块链的项目都在利用以太坊公链来做智能合约或者协议层,有一些团队也会利用以太坊打造自己的私有链。所以以太坊公司或者是项目团队,都在发展区块链技术以促进行业发展。对于发行Token,并不是区块链技术的刚需存在,项目方只不过是利用金融的方法来提供流通性和社群的影响力,所以我们对于以太坊技术发展非常看好。

当对一个概念或技术的认识被集中到一个能产生短期效应的偏支上时,这对这个技术的全面发展和更深度应用当然是个灾难;正如当下的区块链技术,大部分集中到比特币、以太币为代表的数字货币;不仅大众的关注点集中到可能产生短期财富暴增的数字货币,技术圈、企业圈也纷纷围绕着数字货币或虚拟货币,做一个产品、项目的目的主要是要发行自己的代币,募集一些数字硬通货-比特币、以太币,然后转化为法币,项目或产品是否要精益求精、改变世界那是随遇而安的事。

 “当以太坊的价格快速下跌,项目方本来预计可以花三年的钱,现在只能花两年了,如果再进一步下跌就会造成一些难以预计的后果,那他就会想办法先锁定一部分的美元。”达鸿飞说,越害怕币价下跌,越会抛售;越抛售,币价下跌越快,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陈九表示,当下对于以太坊发行token和计划在以太坊落地应用的团队来说,由于项目启动和运营资金缩水严重,导致部分以太坊团队项目无法正常向前推进,项目对主链性能如果要求比较高,也会受到很大影响,面对当前市场萎靡的现状,我建议以太坊创业团队应该砍掉很多不必要的包装,把主要的资金用在产品开发和落地测试,如果说以前创业团队拼的是共识,以后拼的及时共识+共用,只有真正落地的项目才能把广大社区投资人转化为实际用户,才会成为项目的超级铁粉,一旦市场回暖这样的项目必然会成为“领头羊”。

互联网让世界变得扁平,讯息、观点可以更方便、更快速地传递,甚至不再需要“六度空间”,你也可以实现和任何想沟通的人交互;所以,当一个新概念、新技术出现,总会很快地传导给所有人,但任何人都不是通才,术业有专攻,所以,大部分新概念、新技术对大部分人来说,只是掌握了表面或以偏概全了;区块链技术对大众来说也是如些,当下,其全新的概念如去中心化、人人中心、不可更改的特性让中心化社会中的人们大呼过瘾,认为可能是颠覆一切的新事物,但实际上,这是言过其实了;我现在的认识,区块链也如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一样,也是一种技术或一种组织、经济模式,其适用的范围和适用的基础不是如我们想象的无所不包,在当下社会发展阶段和技术能力下还是有限的,当下社会、经济环境下,那种缺乏信任、跨机构行业、低频交易场景也许更适合,而我们现在主流经济社会的如消费交易、生活场景等不适合采用区块链技术。

相关文章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